文章

枉法裁判與與自由心證



日前媒體報導,最高法院前法官蕭仰歸被台北地檢署以枉法裁判罪名起訴,這是因為他的兒子在二○○八年十月就讀大學時駕車肇事逃逸,被基隆地檢署起訴,在基隆地院審理期間,他向該案審判長鄭法官關說,但關說不成。兒子被判公共危險罪判有期徒刑六月,緩刑兩年及公庫支付新台幣三萬元。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後,由高明哲擔任審判長的合議庭接手。他又向熟識的高明哲關說,高明哲審判長轉向其庭員高玉舜法官關說要改判無罪,高玉舜法官拒絕關說。最後由高明哲在陪席法官支持下,自行改判無罪。
枉法裁判罪規定在刑法第一二四條「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,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,處一年以上、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」。它是指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,也就是明知法律而故為出入者而言(最高法院二十九年度上 字第一四七四號判例參照),不能說處罰很輕。現實上,大概沒有人敢說枉法裁判的法官沒有。在司法院的法學資料檢索系統網頁上,也有很多控告法官或檢察官枉法裁判或起訴的案件。而監察院也是有很多對司法官陳訴的案件。但是歷年來,法院以枉法裁判罪名判處法官或檢察官有罪的案例極為少見。原因很多,其中之一就是「不能因有不同法律見解就認定枉法裁判」。這就是有報導說的:本案在二○一○年北檢分案調查合議庭有無枉法裁判時,檢察官訪談多位司法官後認為,無罪判決是合議庭自由心證,因此不認定是枉法裁判就直接全案簽結。要不是監察院彈劾,在司法官官官相護之下,早就沒事了。
這種所謂自由心證的特權,被司法官濫用,本人就是見證人之一。本人幫一位旅居美國財產有九億元以上的商人賣股份七百多萬元,債權人對他主張才一億多元。依常人看來,根本不構成毀損債權罪。但承辦法官就是不調查被告聲請調查之諸多證據,看錯證據,再濫用自由心證而判毀損債權罪。雖然後來再審改判無罪,但已經被折磨差不多了。
判決都要有事實根據,再由事實來權衡有無法律的適用,這個過程,簡單來說就是自由心證的運作。枉法裁判,明顯是自由心證的濫用。如果司法院不努力設法有效阻止自由心證的濫用,我看司法的信任度不可能提高。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